7.9

刺客信條3

Assassin's Creed III

第五人格直播视频 www.hjtin.icu 平臺

NS PS4 XB1 PC PS3 X360

發售時間

2012-11-18

游戲基因

動作 沙箱 冒險

那個名字不能說的男人回來了,理想與希望伴他同行

作者 EK   編輯 EK   2019-05-21 18:51:07

其實人們誤解了他很久。

  如果要問哪一部作品為《刺客信條》系列帶來了最多的爭議,《刺客信條3》肯定是出現次數最多的答案。結束一個受人歡迎的主角的故事,讓劇情來到下一篇章,這是《刺客信條》作為一個大系列必須要走的路,而轉型必然讓大量玩家感到不適應。

  多年以來,《刺客信條3》反復受到批評,當廣大玩家和愛好者們已經聽膩了那些批評內容的時候,它也迎來了自己的高清復刻版。事實上,無論是黑是吹,玩家們都能同意的是,《刺客信條3》是整個系列的一部重要作品。在它之后,也再沒有一部《刺客信條》能像它一樣大幅提升作品的劇情深度。

站在十字路口

  當我們的主角從佛羅倫薩富有人家的花花公子,變為白人-印第安混血的莫霍克部族戰士,他的觀念自然是有所不同的。刺客的信條雖然同樣引領著他們去為人們的自由而戰斗,但莫霍克印第安人的出身則讓主角康納的族群認同變得混亂。

  拉頓哈給頓,或者說是康納·肯威在成為一名刺客后積極投身于美國獨立戰爭,成為了一名被美國的國父們所依靠的人士。有很多殖民地居民認識康納,他們希望獲取康納的幫助,將十三殖民地從英帝國的暴政下拯救出來,獲得真正的自由。

  作為一名印第安人,他又不得不面對殖民地居民對族人的威脅。殖民地居民意在獲取更多土地,印第安人則試圖繼續生活在自己長久的家園中。二者的矛盾是直接、尖銳而不可調和的。

拉頓哈給頓一直是一個印第安人

  康納必須考慮自己的行為,是優先幫助殖民地居民,還是把自己的族人放在首位?身上的膚色和腦中的思想讓其被兩方都視為異類。在族人眼中,長期與外來人混跡在一起已經使他不再與部族站在一起,而對于殖民地居民來說,他的外貌已經說明了身份。

  當印第安人已經與英軍結盟時,康納仍試圖保證雙方的和平共處。以至于最后親手殺死了自己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又發現在幼年時燒掉村子、導致母親身亡的是他認定能夠帶領殖民地走向自由的喬治·華盛頓。

與康納并肩作戰的人,并不一定是他能信任的人

  在《刺客信條2》的后期劇情中,艾吉奧殺死了佛羅倫薩的掌權者,告訴聚在廣場的民眾選擇自己的道路,不要跟隨他或者其他人。作為一個臨近結局的場景,它能告訴我們艾吉奧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刺客,不再是那個被復仇驅動的青年(雖然后面又被復仇驅動了一次)。

這種解決方式放到3代中是不適用的

  在那個階段,游戲對角色和派系的塑造是二元式的,刺客代表著自由和解放,而圣殿騎士則是奴役和黑暗統治的化身,解決圣殿騎士的勢力就能解決一個地區存在的問題。作為一個自創世界觀的英雄故事,這樣的設定或許沒有問題。但玩家們可是在《刺客信條》中回到了歷史的某個時期,刺客的活躍真的讓一切都變好了嗎?我們都很清楚,世界的運行方式遠沒有那么簡單。

  十三殖民地的人們終于擺脫了英帝國的統治,新建立的美國政府在接下來的一個世紀內屠殺了大量印第安人,康納對獨立戰爭的支持并沒有改善印第安人的處境。即便沒有了圣殿騎士,北美大陸上還是遍布著罪惡,刺客和印第安人的雙重身份為他帶來的是雙重失敗的痛苦。

  玩家和康納都明白了一個簡單的事實,殖民地的自由不是所有人的自由,更不是印第安人的自由。美國獨立戰爭不只是18世紀啟蒙運動所引發的一個激動人心的進步事件,《獨立宣言》寫到了“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創造了平等的個人,并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但印第安人卻不在其中,等待他們的只有血淚。

從理想到現實

讓我來告訴你,康納。生活不是童話故事,不會有圓滿的結局!

——阿基里斯·達文波特

  《刺客信條3》是一出悲劇,由它所開啟的北美刺客系列則是一出更大視角上的悲劇,幾部作品中充滿了理想主義者、背叛理想者,還有堅持理想卻未發現自己已經腐化的人。這些人中有刺客,也有圣殿騎士。

  圣殿騎士在《刺客信條3》中改變了以往的形象,他們不再是只想統治世界的權力狂,而堅信可以通過自己的方式為這個世界的人們帶來一個光明的未來。游戲前3章中玩家所建立的北美圣殿騎士分部看起來朝氣蓬勃,即便是為了組織的利益而行動,他們也確實幫助了印第安人,消滅了奴隸販子。

英軍只是康納表面上的敵人

  彼時的海爾森認為殺戮不能帶來和平,圣殿騎士的行動不能傷害無辜者,為此他殺死了自己的生死兄弟。海爾森對于圣殿騎士的理想絕對是忠誠的,為死于圣殿騎士的刺客父親報仇并不會改變他的立場,他也可以為了教團的理念去追殺自己的兒子和他父親最信任的副手。

  十幾年后,他自己也變得冷酷、殘暴,成為了那種為了目的可以犧牲無辜者的“典型圣殿騎士”。那些他最初的追隨者們,有人仍然保持著高尚的品格,有人為了自身利益背叛教團,還有人和展現出了和海爾森一樣的變化。他們曾擁有理想,但能同時做到堅持自我和追逐理想的人卻不到一半。

  在刺客那一邊,充滿了對理想熱忱的康納卻常常被導師阿基里斯訓斥。阿基里斯曾帶領刺客們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以至于北美兄弟會分崩離析。失敗的過去令他心灰意冷,他教導康納拔除北美大陸上的圣殿騎士,也駁斥康納的天真。而后一件事情,海爾森也一直在做。

  海爾森一直勸導康納放棄刺客的理念,和他一起走上一條更為現實的道路??的梢彩醞劑險飭礁瞿康南嘟淖櫓?,但觀念的差異最終使雙方不死不休。在這一時刻,父子二人都認定了組織和理想比血緣親情更為重要。

  當斗爭暫時休止,舞臺上的刺客和圣殿騎士僅??的?,我們卻發現沒有任何一人的理想得到實現。刺客的自由、圣殿騎士的秩序,以及其中一些人所期望的和平和?;?,全部變成了泡影。而最后的獲益者是驅趕印第安人,允許蓄養黑奴的美國政府。

  這是一個現實主義的故事,卻找來了一群理想主義者們來做主角?!洞炭托盤?》就是獻給他們的一曲悲歌。

真正的猛士

  魯迅先生在《紀念劉和珍君》中寫道,“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這句話,其實是送給所有看清現實阻礙后依舊愿為理想獻身的人們的。

  當站在自己身邊和對面的理想主義者們紛紛離去,世間不斷有人嘲笑著他的不切實際,而甚至于自己都不清楚路在何方時,康納愿意去為那個刺客夢中的自由世界奮斗,他也早就為現實的困難做好了準備。他說過,“因為希望伴我前行,在所有人都讓我回頭的時候,我會繼續前行。這,就是我的妥協?!?/span>

  在《刺客信條3》發售后,網絡中貶低康納的言論也在現實世界的層面上反映了他所遭受的排斥和不被理解。既然200多年后的人們都這么看待他,何況在18世紀末。沒有人與他一起改變殘酷的現實,所以他是哀痛者,但能夠為自己的信念而戰,他就是幸福者。

游戲的宣傳圖某種程度上加深了對康納的誤解

  如今游戲的HD復刻版已經發售,我們能夠重新回到那個波瀾壯闊的年代,去波士頓、去列克星敦、去切薩皮克灣成為重要事件的參與者。7年之后,那位“不能說名字的男人”還等著我們去真正理解他的堅持。

| (57) 贊(76)
EK 游戲時光編輯

聲豚萌豚偶像宅,編輯部公認第一廢人,也是《刺客信條》擔當。玩的游戲范圍很廣,最喜歡的是《GTA4》和《刺客信條3》。

關注
點贊是美意,打賞是鼓勵

評論(57

跟帖規范
您還未,不能參與發言哦~
按熱度 按時間

總貢獻榜